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ncjxpj.com/,乌迪内斯

在巴塞罗那,乘坐L3号地铁到终点站Parallel,然后转乘FM爬山缆车到山顶,出站后左转步行350米,就会看到一栋白色建筑,这就是胡安米罗基金会(Fundació Joan Miró)。这里收藏着217幅米罗的绘画作品,178件雕塑,9件织物作品,4件陶瓷作品,约8000件素描和他所有的版画作品,是巴塞罗那最热门的艺术博物馆之一。

爱上一座城的最高境界是什么?巴塞罗那有两位艺术家用一生对这个问题给出回答,一位是安东尼奥∙高迪,另一位就是胡安∙米罗(Joan Miró ,1893-1983)。米罗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巴塞罗那,即使是1930年代西班牙内战期间和1950年西班牙被各国制裁封锁期间,米罗在巴黎和在纽约的朋友邀请他前往,他都拒绝了。要知道,从1930到1960年代,西班牙一直都是欧洲经济最困难的国家之一。

作为超现实主义的宗师级艺术家,胡安∙米罗是最著名的西班牙艺术家之一,与毕加索和达利齐名,但在中文世界的知名度没有另两位高。米罗的艺术造诣从他作品的拍卖成交价格可见端倪。2012年,米罗的《Peinture(EtoileBleue)》(1927年)在苏富比伦敦以3690万欧元的价格成交,创下艺术家作品的拍卖记录。值得一提的是,胡安∙米罗基金会所藏的《白手套》(1925年)与《Peinture》都是米罗在同一时期创作的,风格很相近。

《白手套》(1925),113×89.5厘米│图:谜西艺术©胡安∙米罗基金会

1968年,米罗决定创办基金会,此后的3年多时间里,他逐步形成了完整的构思,又花了4年时间完成了基金会总部大楼的设计和建造。大楼的设计师乔塞普∙路易斯∙塞特(Josep Lluis Sert)是米罗的多年好友,他们一起讨论大楼的每个细节。比如米罗在1968年创作了《为一个孤独者的牢房所作的白底绘画》系列的三幅作品,塞特为这三幅大尺寸作品专门设计了一个狭簇的空间,帮助参观者更直接地体验牢房的感觉。这些感受在其它美术馆中是无法获得的。

《为一个孤独者的牢房所作的白底绘画》系列(1968)│图 ©胡安∙米罗基金会

胡安∙米罗基金会的全部藏品由米罗提供,他还承担了一半的大楼建造费用。巴塞罗那市政府支付了另一半的建造费用,并向基金会提供了Montjuic山顶的这块风景极佳的土地。

即使不论基金会的藏品,光是建筑本身就是一处迷人的景观。大楼的设计师乔塞普∙路易斯∙塞特曾于1952年在耶鲁大学建筑系任教,随后接替瓦尔特∙格罗皮乌斯成为哈佛大学设计系主任,直至1969年。米罗基金会大楼既现代,又融合了加泰罗尼亚地区的建筑元素,比如大楼内部有三个屋顶方庭,这是典型的加泰罗尼亚民居样式,庭院里种着地中海地区典型植物-橄榄树。

《葡萄酒瓶》创作与1924年,布面油画73×65厘米。1924年,米罗已经在巴黎生活了近4个年头,他在巴黎受到布烈冬和马松等超现实主义旗手们的深刻影响,立志要“杀死绘画”,于是有了一批脑洞大开的作品,包括《葡萄酒瓶》、《白手套》等。这幅作品在几乎裸露的画布上,用线描代替油彩,以极其简廖的画笔勾勒出一个被海浪推向沙滩的酒瓶,独一无二。

《葡萄酒瓶》(1924),73×65厘米│图:谜西艺术©胡安∙米罗基金会

《夜晚被群鸟环绕的女人》创作于1968年,诞生的经历颇具故事性。尽管米罗出生于巴塞罗那老城的BarriGotic区,但他从青年时代起就经常在蒙特罗奇(Montroig是西班牙塔拉戈纳原野地区的一座小镇)度过夏天,对田地和山川有天生的亲切感。1968年的夏秋之交,米罗在田间遇到了采摘橄榄的农民。乌迪内斯下面这张照片演示了农民如何收获橄榄。

看着地上铺着的油乎乎的破烂帆布,米罗看到了丰收和劳作的快乐,于是问农民:能不能把这块帆布卖给他?农民疑惑地看着米罗,回答道:你想要的话,我去给你拿块新的!米罗忙拦住农民说:不不,我就要这块。于是,米罗买下了这块3.4×3.4米的帆布,用丙烯颜料勾勒出黑色线条,红黄蓝白的四色布块用来缝补了帆布上的窟窿,其它较小的窟窿则用粗绳系住。

《夜晚被群鸟环绕的女人》(1968),336×336厘米│图:谜西艺术©胡安∙米罗基金会

1966年,米罗怀着巨大的兴奋感第一次登上日本的土地。浮世绘和禅宗,日本文化中“一花一世界”的精神世界深深地吸引了米罗。下面这幅《风景》,你一定一定要看实物,巨大的白色画布上晕染出一个蓝色的小点儿,这个点仿佛在不断缩小的过程中。当我凝视这幅画的时候,我脑海里直接出现了《三体》第三部末尾处宇宙坍缩成一个点的情景。这直接把Robert Ryman等玩纯白极简主义的艺术家甩出几个身位。

《风景》(1968),103×195厘米│图:谜西艺术©胡安∙米罗基金会

《风景》(1968),103×195厘米│图:谜西艺术©胡安∙米罗基金会

米罗在1968年创作的《太阳前的人》被视作是他的自画像,简单的红色圆块,黄色三角形和黑色线条勾勒出一个躺着的人的造型。黑色圆环线条表示人的头部,红色圆块代表一只看向画布以外的眼睛。头部的一半被蓝色包围,我们可以将其想象成米罗在巴塞罗那的海边晒太阳,也可以想象成是躺在深邃蓝色夜空下。这幅画同样受到日本禅宗的影响,三角形和圆形都是日本书法中的典型符号。

《太阳前的人》(1968),174×260厘米│图:谜西艺术©胡安∙米罗基金会

胡安∙米罗基金会的礼品店非常赞,在这里能以很公道的价格买到米罗的版画作品,远非印刷品可比,(作者:谜西艺术 贾晓栋)